Wind。

我们踏上认识自己的路。目的地都不重要。你若欢喜,我多陪你一程就好。

-絮语- 落下来的情绪

上海剛剛結束一場初夏的大雨。
入夜至深時,才慢慢得以消停。
我在華燈初上的時候,撐一把傘出門,穿得正式,心情也正式。像是要出門會見一位朋友,或許是知己。也許就是這場雨。
撐傘走進落雨的城市,特別像是一種儀式。像新認識的朋友,幾次飯局上的聊天,終於奠定了邀約一起去逛街的情感基礎。逛街就是這裡的儀式。逛街是彼此間成為好友的儀式。
而我撐傘走進落雨的城市,這個儀式,透露我的妥協、我的容忍、我的接納。我不再選擇將自己反鎖屋內,而是走出去,讓雨水淋濕我的褲腳,潤澤我的髮絲,就像我與它握手言和,說著,來吧,我已不再恐懼和厭倦你。

帶著濕潤的衣服回到樓下時,我想,日歲久長,我大概也學會自己吞嚥一些不好的情緒。那些不知說與誰人聽的情緒,或許混合著實質的食物,一起流入胃腹,得以消化。
想完這些,我就笑了。很難說那些情緒真的被我吞嚥和消化了。它很可能一直橫亙在那兒,只是不知與誰說道罷了。

我想起今晚看到的一句雞湯,說,「等我攢夠了勇氣,就跑著來擁抱你」。我又想起了那些與「長途跋涉」、「千里迢迢」有關的故事來。
勇氣攢不攢得夠我不知道,山水迢迢何以尋你我不知道,我的擁抱值不值得我也不知道。可「你」,作為我最終的目的地,我窮盡一生,也只是為了向你靠近。
於是,擁抱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,你的「等」。


Wind
2016.06.03

#絮語# 晚睡症候群

我經常想不通,為什麼我無法在12點前入睡。
好像身體裏有跟鏈條,一到夜晚就「吱呀呀」地兀自轉動,也不管外面軀殼如何承受。
也不能完全推託自己的責任,卻也有些許無奈。

這幾天發生的事情,讓我想到一句--
「有時候,做親人,也做不了一世」。
有時候,我們和摯愛的人爭吵,
實際卻將他們推得越來越遠。
我常常責怪他人、責怪外物,
忽視自己才是自己情緒的主人。
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,終究是自己的問題。

我們常常把自己的情緒化作一把利劍,
直指我們愛得深的人。
我們因為離得近,反而獲益滿身傷痕。
這大概也是一段親密關係,最具殺傷力的諷刺吧。

#絮語# 我們的“告別の時代”

「這是一個流行離開的時代,然而我們都不擅長告別。」
這句話好像印證著我。
總是在旅程開始的時候膽怯。

那種心情好像無法說明。
先前總是期許,時刻來臨卻望而卻步。
似乎有什麼魔障,冥冥中無法掙脫。
離別,也是某種程度上的開始。
所以也談不上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。
大概要看離別愁緒更濃烈,還是開始的激情與刺激更銷魂。
以及,
你更期許的是離別的決斷,還是開始的未知。

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天生愛告別。
亦或生性擅長離開。
大概是有這樣的人存在。
所以才有那句「多情的人註定傷得比較久」。
那麼擅長離開的人是否都不長情呢?
我似乎得不到答案。
也許只是那些人更聰明,知道放棄無謂的掙扎。
又或者那些人更通達,懂得放手的時機,也有放手的肚量。

那些人情世界裏走得緩慢,走得渾噩的人。
也不知道是上帝恩寵,還是太過殘忍了。
總是離不開,告不了別,
大概會有更險惡的人情債吧。

Wind。
2016.01.16

#絮语# #道晚安# 心安

算是九月小小的总结。

还记得月初信誓旦旦跟自己约定,要每天晚上发送晚安小短文,即便只有一句话,也是一份坚持的力量。后来想到了#挑战自己的十件事#这样一个号召性的行动,模模糊糊地并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位和实施步骤,就暂且搁置一旁了。
现在看来,九月也就发了十来篇短文,期间也有感觉到位,写起来非常顺手的时候。且再不济,也是状态发布最多的时候了,由此,我又获得了一点内心的安慰。
我们停下来,有时候是因为想要某种东西的心情不够强烈,有时候是因为未来看起来太遥远,有时候则是因为找不到坚持下去的意义了。
可我现在走在路上,方向是哪里我还不知道,只知道一路上有太多的东西在诱惑着我,每一件都羡艳,每一件都想尝试,每一件都希望短暂陪伴。每一件,构成了我继续人生的动力。
现在的我感愧于勇敢尝试的力量,那些想要追随的东西,迈开步子,去触摸。最开始只能抓住一点形状,慢慢也就触碰到了皮毛,再后来手心开始有了温度,最后实实在在触碰到,也许可以有个结实的拥抱。就这样,梦想一步步被实现。

我希望将来的自己能够感谢现在的自己。感谢自己没有忘记内心的本真,感谢自己让自己变成未来的那个样子。

#絮语# #道晚安# 手臂的酸痛会不会让我做噩梦

好久没有因为专注而感到充实了,幸福感爆棚。

今天编辑了三封简历,找模版,下载,编写,调整格式。想粘贴复制,却因为格式会乱,所以每一封都是一笔一划打上去的。
从早上起床就坐在电脑边,中午去食堂吃饭,回来继续忙到下午。晚饭拖到七点半才吃,饭后溜达了一圈,回来继续忙。做数学题,发公众号文章,等洗澡水,折腾到现在。
两个手臂传来阵阵酸痛,才发现自己固定一个姿势太久,而时间又是流逝得飞快,匆匆一天就不见了。手臂一度僵直,无法抬起来。这种疼痛的感觉,却莫名让我找到活着的感觉。好像麻木不仁太久,连疼痛也变成生活里难能可贵的刺激品。

所以疼痛所伴随的其实是幸福感,即便留下的睡眠时间还有不足四个小时,却也觉得,只要明天不会过劳死,就要更好地去生活。
好吧,虽然我还在亢奋,也要去睡下了。

晚安,还未入眠的人;晚安,早已酣然入梦的人。

Wind
2015/09/19

#絮语# #道晚安# hello ~ bye~

单纯地来道声晚安。

我们常常在睡前不停地刷新微信、微博。
-为什么还不如睡呢?
-哦,没事干,刷刷朋友圈。
-在等着看什么吗?
-没什么,琐事如常罢了。
-哦。
-嗯。

其实,我们都在等一个晚安啦。
还要是一个“对的人”,至少是“相对对的人”,说出那句晚安。
好像一句“晚安”道出口,夜才真正降下黑幕一般。

安啦,怎么想都觉得可爱的你、可爱的世界。
晚安。
🌛

Wind
2015.09.17

#絮语# #道晚安# 于光幕暗淡声色尽失处

随着一首歌最后一个音符渐渐匿去,消失在耳塞抵住的耳廓处。下一首乐曲奏响之前,短短一两秒的寂静,是什么形状?

沉默的一瞬间,耳机的阻塞所带来的耳朵内廓的疼痛感,前所未有地清晰。还没来得及认真琢磨汹涌的痛处在哪里,就被下一秒震响的音色所隐去。

伴着影院最后一句致谢辞出现又消失,电影就藏匿在了深深的黑屏背后。曲终人散,戏毕离场,一面之缘的人就此别过。吱吱呀呀地片尾曲,不被人欣赏的寥落,又是什么模样?

眼睛在光影的暗淡和明亮间,变得迟钝,睁眨着眼睛,想要把视网膜上那一层难受的氤翳赶走。渐渐好转清晰,字幕和花絮也接近尾声,清洁阿姨沉默地打扫,继续留坐都只剩尴尬。悻悻离场,五味杂成都还在尾曲里孤独打转。


人生里总有这样的场合,我们怀揣着各自的小心翼翼,摸索着世间的规则,按图索骥,在孤独的人与人之间行走。走着走着,和一些人相爱相伴了;走着走着,又和一些人走散了。

光影明灭,声响唱停,人际聚散,最后离开时候,剩下的还有什么。



Wind
2015/09/13

5015/09/14

#絮语# #道晚安# 气味学家

我对气味有一种偏执狂的苛刻。
气味常常让我感到恐惧,气味也最容易让我舒心。
每到一个新的环境,除了眼前的景象最直观,其次就要数气味来得凶猛了。
不好的气味,是不够熟悉的,是与原生环境的气味相距甚远的,或是观念里所不喜爱的气味。那些气味带来生疏感,让人害怕、恐惧,想要逃离。
而好的气味,是恬静淡雅的,是不矫情不造作的,是实实在在想沁入你心底的。这样的气味来得缓慢却深刻,常常化作心间的一眼清泉,温和,滋润,进而缓下心来,好好静静。

在一个陌生的新环境里,一切都是空旷的,距离感充盈在人和物之间。
我们于是根据个人喜好添置琐碎物品,不一定是因为实用,而常常是为了营造熟悉感,以此来模拟一个新的“家”。而我的“新家”必备品,就是香薰了。
清淡的海洋味或森林味,由麻绳蜿蜒至顶部的海绵花里,花开而芬芳四溢。可这溢出来的香气,又不至浓烈欲醉,只是点点入鼻,又丝丝远去,没了踪影。如此反复,竟更撩拨人心,带人入境。
还有含香氛的除湿袋,放入衣柜中,既免却潮湿的困扰,又除去衣物的霉味,同时增添两点别致的清香,教人更待这些衣服为好物。

对于不怕陌生的人来说,也许哪一种气味都包含了家的馨香。可对于这在陌生里觅不到安全感的人来说,找到那一味或几味带有相思形状、可长久依存的气味就至关重要了。

#絮语# #道晚安# 新城市哄我入眠

好久没晒的棉被,跳蚤跟我争强地盘。
浑身瘙痒,我也不愿退让。

明天就拿去放在栏杆上,让太阳光🌞杀死它,
只留下螨虫的午后气息。
再埋头缩进暖烘烘的被窝,
来一场夏末秋初的一场泪。

#絮语# #道晚安# 霓虹下灯影斑驳

我走进了一场华丽的盛会,所有的嘉宾盛装出席。她们高挑,艳丽,举止端庄,处事大方。
我巴巴地望着,忘记了眨眼。

她们目光炯然,却又散发柔光,好像世界本没有尘埃,尘埃的假象只是强光所为。
她们包纳万物,尤其收容不够单纯的灵魂。
抚起因自卑而低沉的脑袋,敲碎禁锢住自由思想的枷锁。

霓虹下灯影斑驳。

我在霓虹的强光灯下随心所欲游走的瞬间,被这个华丽的世界,温柔接受了。

Wind~
2015.09.05